没啥……可说的

百花凋-03

花繁似锦最近发现,浅花迷人老背着百花往外面跑,回来后还一身淤青和划蹭,拧着小脸让傲风残花给他上酒精,痛得嗷嗷直叫唤,下次还是不记教训,偷偷钻出去玩儿。


百花缭乱正在房里休息,掌心躺着那一对红晶耳坠,细细摩挲。突然外头隐约有吵嚷声,依稀能闻见那个名字。心里一沉,蹙眉起身,推开了房门,声音直穿人群:“何人在我百花谷放肆!”


缄默一片,人头攒动自动为百花缭乱让出路来,另一段,是熟悉的身影。百花缭乱似乎被狠狠敲了一棍子,晕忽忽的,鼻头发酸,眼角泛红。深吸一口气压制内心波涛万丈。


“……你回来了?”


落花狼藉觉得自己今天也是倒霉,刚出门就撞见慌慌张张的再睡一夏,满身的伤口粉尘,怀...

百花凋-02

“嘿,辛苦了。”少年英姿飒爽,眉宇间还残留着尚未褪去的青涩。细眉上挑揽住身前人肩膀,为他拂去身上灰尘,揩去脸颊溅上的血珠,“兄长这般国色天香,可不能脏了。”


“少嘴贫,今日训练完成了?”百花缭乱虽语气严肃,还是任由着少年动作,好看的桃花眸半阖盖去宠溺目光。


“完成了完成了。来,美人不如香一个奖励我?”浅花迷人故作纨绔姿态,倾身凑了脸去,眨巴眨巴眼仿佛当年讨要糖果模样。


百花缭乱本想呵斥一声,奈何被他看得心酥,玩乐心思一起就抑制不住,低头飞速轻吻他嘴角:“也罢,依你便是。”


……!霎时间大脑一片空白,耳尖颤抖迅速升温发红,瑟缩一下似乎受惊的小兔子,丢了魂魄,老半天才堪堪回...

百花凋-01

百花谷的谷主百花缭乱背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条尾巴。大概是在旧任谷主离职以后吧,那个叫浅花迷人的粉色小弹药就一直跟着他,仰着脑袋,一脸灿烂的笑颜。


“兄长!”


他这么称呼他,叫得响亮,似乎要召告天下。于是,百花谷的人悉数视他俩为兄弟。百花缭乱也不管,就这么放任他扯着自己衣角,偶尔心情好的时候,还会夸耀性地摸摸他脑袋,搂在怀里夸两句真乖。小弹药会眯起眼睛,环住人脖子,吧唧落下一个软软糯糯的吻。


悄悄的声音传开了,现在的谷主啊,恋慕着过去的谷主。自落花狼藉消失后,很长一段时间,百花缭乱将自己锁在房内,不闻不问,再次出来,是一脸的沉郁。或许是在小弹药来了以后,才重新有了笑容。浅花迷...

繁花

【填词】
【原曲:洛天依《外婆桥》】
【双花】

繁花齐绽放,血花飞扬又乱人目
白茫烟雾升,猎寻响炫光障去路
子弹百步穿,血景不复一人孤独
含泪笑别过,两人心愿却一人路
葬花斩,踏碎浪漫漫
百花乱,又是谁志傲然
手指间,悄然流逝而过时光刺眼
送别血与花的盛宴

忆啊忆,西部荒野你我肩并肩而战
笑啊笑,轻狂不枉曾少年
走啊走,纵然受挫镇定有你不慌乱
默啊默,愿神护你世长安

繁花齐绽放,血花飞扬又乱人目
白茫烟雾升,猎寻响炫光障去路
子弹百步穿,血景不复一人孤独
含泪笑别过,两人心愿却一人路
浅花唱,风声悠转转
睡一夏,秋叶落于掌
转身间,双拳紧握吞咽犹豫悲伤
笑迎前路艰险阻难

忆啊忆,百花谷中桃花树下举杯欢
唤啊唤,坚定跨步撞南墙
盼啊盼,笑意张狂...

© 液态薄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